未名

为王,须恩威并施,方能君临天下;居庙堂,须殚精竭虑,方守得一方百姓;将者,毕生九死一生,不失方寸之土。而吾等未名之匠,无他,一生一物耳。然,一物一生已。 我是一个孤儿,师父把我捡回来带大的。我没有名字,师父叫我的时候就叫“小子”。 我在这座山上跟着师父学艺已经整整十五年了,每天都坚持着枯燥、重复的训练,师父最厉害了,但是师父他总说我笨,我一天天的努力,想要得到师父的认可。 ... 点开看看